80岁时热恋黄宗英,婚后情深似海,冯亦代临终前:我要和原配合葬

聚缘娱乐网 星闻 () 2022-09-21 10:01:47

在他的爱情旅程中,既有温润博学的发妻,来诠释微醺的滋味,又有赤诚热情的续弦,来比喻迷醉的美妙。

而冯亦代在这两次邂逅中,都是用书信来求得酒酿,亦是文坛的佳话之一。他将黄昏时的美酒浅酌,却也没有忘记,那年少时的玉酿之香甜。

一个是长达半世纪的共难之情,一个是晚年难得的知己伴侣。

她们在冯亦代的心里,都是十分重要的邂逅:前者在纷乱年代与他一同克服困难,而后者则是他苦楚深渊中的救赎。

“愿遂情随尽,缘乖眷愈深”

1913年,冯亦代出生于杭州。在这盛产文人墨客的江南水乡之中,别人家的小孩都在自己母亲的陪伴下开心成长,他却在尚不记事的年纪就失去了母亲。

待日后每每回忆,他也只能轻抚照片上那模糊的身影。指腹掠过的地方并不会印入他的脑海,他也只得自嘲说自己是个“没娘的孩子”。

仿佛这样说一次,就可以减少一点缺乏母爱的无助之感。就这样,家中的书籍陪伴在他身侧,弥补了那些没有母亲照顾的时光。

19岁的他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沪江大学,热爱文学的他却在最开始选择了工商管理专业。这个决定却丝毫没有埋没他的风度与魄力。

冯亦代是学校里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。风华正茂的年龄,又带着文人雅士的气质,足以让学院里诸多女生的芳心都为之一注。

那时的他,倒没有想去找另一半的冲动。而他和发妻郑安娜的相遇,还要从大二时的一场学校电影说起。

一个寻常夏天的夜晚,冯亦代约着好友去看学校组织的电影,那天放映的正是他最喜欢的《仲夏夜之梦》。

为爱奋不顾身的赫米娅,听到坏消息而悲伤的拉山德,不厚道的闺蜜海丽娜,还有总是吵架拌嘴的小仙王仙后……

他一直沉浸在电影中,直到那个伶俐滑稽的帕克映入眼帘,心忽然错了一拍。这位爱做恶作剧的帕克,正是郑安娜扮演的。

而此时的冯亦代,也好像被帕克手里的小花滴了魔法,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那可爱机灵的郑安娜。

潜意识悄悄地告诉他,他爱上了眼前这位灵气四溢的姑娘。一直到电影谢幕,他才回过神来,便直接问身边的朋友:“那位扮演帕克的姑娘是谁?”

朋友的回答半是玩笑半是调侃,而冯亦代已经深深陷入对郑安娜的爱恋之中,无法自拔,甚至都没有注意听好友在说出姓名之后又说了什么。

就此,随着电影的谢幕,他们的爱情也拉开了帷幕。

相爱相守

郑安娜也是学校的名人物,身材婀娜的她又拥有着一口流利的英语,自然少不了追求者。

反倒是木讷如他,在日日夜夜的思念里,竟可以写出好几封满是爱意的情书。

冯亦代为了郑安娜,还特意去苦读英语文献,只为能够有资格和她在同一个英语社团多攀谈几句。

也许在那些时日里,冯亦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追求郑安娜,但是他也在默默付出的同时提升了自己的英语水平,为自己日后翻译国外名著提供了不少方便。

俗人都会说这只是歪打正着,却不知是命中注定。

多日相伴,万字情书,再坚硬的心都会被打动,更何况是对他本就略有好感的郑安娜。

并且他们家境相仿,长期的墨香点染使得他们对世界的认知也十分相似,面对理论知识学术交流更是不在话下。

谁能不向往这样一个势均力敌的爱情?然而爱情之中虽有独特的美好,他们却没有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风花雪月下。

冯亦代在郑安娜的帮助下,翻译了许多国外名著,而郑安娜则通过冯亦代将自身的文学功底再次加深。

相互帮助,将最熟悉的知识分享给最爱的人,更是体现出爱情应有的模样。1938年,毕业后的他们决定结婚,便也是下定了决心,一同携手迎万难。

这一年,冯亦代选择了在香港《星报》任职,于事业上更上一层楼,只因为自身对郑安娜爱意深沉且浓郁,而达到了爱屋及乌的程度,将他的热情同样放在了翻译上。

他还在郑安娜的支持下翻译了海明威的作品,成为当时国内屈指可数的权威译者。自然而然的,在翻译过程中,冯亦代的爱妻也倾尽学识于一旁协助。

可以说,是郑安娜让冯亦代决定从事翻译这一行业,也是她,让中国的学者更早地体会到了外国文学的魅力。

而他们的小家里,也多添了好几分的欢声笑语,在这儿女双全的美满家庭中,更是有着数不尽的欢快愉悦。

冯亦代和郑安娜在家里感受到了足足的宁静与温情,却没想到,日后的时光很难再现昔日这般的安宁。

寄雁传书谢不能

由于工作的关系,冯亦代不得不与郑安娜居住在两地。一别多年,他们想见上一面的愿望,都变成了各自心中的执念。

鸿雁传书,已经是彼此最后的寄托。

后来,冯亦代借由自身过硬的文化功底和越来越熟稔的翻译技巧,成功担任了外文出版社主任。

正当他为加薪升职感到开心,想即刻启笔向爱妻传递喜悦时,却万万没想到,这之后的日子里,他们分离整整十年。

十年的两地分离,并没有让他们感情有一丝破裂。他在与郑安娜团聚后,将自己的小家冠上一个名字,叫做“听风楼”。

所谓听风为雨,风雨交织的夜里,他们在笔耕不弃,将伤痕化作最真挚的语句,一笔笔写在满是故事的宣纸之上。

奈何生活本就始料不及。自从郑安娜在病痛的折磨中缓缓闭眼,冯亦代忍受不了陪伴自己58年的妻子与自己永别,终日郁郁寡欢,几近失去了生活的兴致。

然而在他自己以为要苟活余生时,一个惊喜却不请自来。

“明朝即长路,惜取此时心”

1992年,冯亦代去参加一个作家聚会。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,他的脸上隐约有了些许笑颜。

欣喜之余,竟遇见了一位故人,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之妻。这位故人,正是救他于水火之中的黄宗英。而此时的黄宗英,虽然已经历了三次婚姻,却依旧热情奔放。

黄宗英出身贵气,无奈年少时家道中落,在一个戏剧院打杂。由于自身喜好戏剧,略有些功底,加之自己的哥哥也在老板面前说过好话,她便时而有机会上台出演一些小配角。

虽然都是不起眼的小角色,但好在她心态乐观,上台的演出效果也很是不错。

直到有一次,《甜姐儿》的主演意外迟到,剧院一时找不出主角的最佳人选,仓促中便让黄宗英上台。

谁知这次意料之外,黄宗英演的甜姐儿广受人们喜爱,她一鸣惊人,成为上海滩最抢手的演员之一。

命运重新给了她一张好牌。只是这好牌,也有代价。她的第一任丈夫,是戏剧院的一位音乐指导郭元彤。

她看中了他的默默无闻,以及他那有趣的灵魂。他学识不浅,但患有心脏病,向黄宗英表达爱意之时选择隐瞒病情,却在拜堂时一倒在地。

伤心的黄宗英竭尽自己的努力去照料,却止不住命运的手,仍在结婚20天后痛失丈夫,年纪轻轻便成了守寡之人。

而这时,她哥哥的朋友,即是南北剧社的老板程述尧,听说了她的故事,十分心疼这个女孩,便决定将她接到自己的剧社之中,让她接着出演自己喜爱的角色。

四年的陪伴,足以令她回心转意,接受了程述尧的求婚。

而令她最心动的人,就是冯亦代的好友,赵丹。一次偶然,使得黄宗英与当时赫赫有名的演员赵丹搭戏,从此一波春水望穿,两人无话不谈。

最后程述尧坦然放手,黄宗英和赵丹完婚。

终于,她体验到了爱情本应有的滋味。他们相伴了32年之久。后来赵丹因癌症去世,黄宗英一时陷入无助之中。直至她和冯亦代再遇。

“落日与夕阳,一同迎迟暮”

彼时,冯亦代80岁,而黄宗英比他整整少了12岁。

初次洽谈,竟然都十分欣慰。这两位处境相似的老人,开始将对方作为活下去的生活寄托。当下一词“救赎”倒可以恰巧地描述此情此景。

以后的日子里,他们互相写信。信的内容,无非是对文学的深刻讨论,抑或是偶尔冒出的新念头:古怪的,新奇的,只要是想说的话,想写的字,都会在信中见分晓。

后来,写信次数越来越频繁,甚至从几天一封到后来的一天几封。

而他们的称呼也变得越来越亲昵。

冯亦代由于在文坛略有声望,且在家中排行老二,黄宗英就随着别人叫他一声“二哥”。

随着写信问候的次数与日俱增,她对冯亦代的称呼也从“二哥”变换成了“恩恩爱爱的二哥哥”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,他们这是在谈黄昏恋呢!

只是冯亦代性子较为内敛,不善于说太多直白的话。而黄宗英则坦坦荡荡地给他的大哥写了一封信,询问家中是否同意这门婚事。

他们的婚姻,多亏了黄宗英的果敢与热烈。她就像是一壶豪杰爱饮的酒,口味颇辣却回味十足。

于是,在冯亦代家人们的帮助之下,黄宗英坐了从上海飞往北京的飞机,千里迢迢,只为与这位“二哥哥”一同商议婚事。

冯亦代等待许久,虽不言表,但是任谁都能感受得到他那份欣喜若狂。正如冰心的那句“去见你的路上,阳光温热,云朵可爱,想必晚风吹来也是甜的。”

通信仅仅一年,冯亦代和黄宗英就决定结婚,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文坛,依旧满堂欢声,一室祝福。

此后的日子里,“听风楼”有了新名字,叫做“七重天”。他们每天都会在七重天里说文论学谈天说地,无所不说,无话不谈。

在黄宗英的陪伴之下,冯亦代心情稳定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。只是由于一时年迈,再加上以前留下的劳累,他患上了脑血栓。

冯亦代的记忆力每天都在减弱,听说能力险些丧失,导致他写不了文章,又变得忧愁无力。

黄宗英决定像教小学生那样,每天都教他拼音和笔画,背下来之后就让他在纸上写,写不下来就握着他的手,一笔一划地教着写。

所幸在她的悉心照料下,冯亦代逐渐恢复了听写能力,也许是爱使奇迹发生。

有一次,黄宗英去上海治病,冯亦代只怕这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面,于是连夜写下最后一封情书《这将是最后的聚首》。

在信中,他深情款款地写道:“从现实讲,我是十二万分的爱你,比爱自己还多。”如此深情又美好的黄昏恋,的确是天下少有的。

毕竟,这可不是一般的爱恋,而是彼此年不再少,却仍然有一同携手迎接暮色的胆量之下,所共生的伟大爱情。

2005年,冯亦代的时间,永远停留在了这里。

黄宗英将他们上万字的情书统统整理,并仔仔细细地导入电脑中,还专门出了一本书,叫做《纯爱》,包含了她和冯亦代所有的文字与爱情。

这一段堪称传奇的黄昏恋,没有不孝儿女的胡搅蛮缠,没有受不了世俗眼光的此事就罢,有的只是两位年迈的学者,用自己不多的余生,感化又深邃,再一次体会到了爱情的美。

他们没有让遗憾贯彻人生,而是让美好继续,让余味更深。

而对于相伴58年的发妻郑安娜,她是被用心做出来的酿,味醇浓厚,像极了堂外久开不败的梅花,陪伴冯亦代寒冬冷席;黄宗英则是那烈酒,荡气回肠。

冯亦代最后的遗言,说要跟郑安娜安葬在一起,与海同归。这不仅是对发妻的承诺,更是对她一生奉献的安抚,是年少惊鸿一眼的决心。

冯亦代曾说,他的遗书要写上这样一句话:“我将笑着迎接黑的美。”意思便是,此生心愿已了,生老病死随它。